三桶油、四大行陷盈利增长之困 期待改革能破局

来源:网上济宁
我要评论 在线投稿 发帖 时间:2015-09-13 15:28

128183765_14409863054851n

  近日,“三桶油”和四大银行上半年财报陆续公布。其中,“三桶油”全部出现盈利负增长,而四大银行中除了中国银行净利润增幅维持在1%以上,其余已降至“1”以下。

  “净利润”已成为石油业和银行业几大龙头企业上半年心中共同的“痛”。石油和银行两位传统“老大哥”叱咤财富榜好多年,半年报中却显露疲态,烦恼多多。盈利乏力的背后,究竟掩藏着巨头转型过程中的哪些痛点?

  “三桶油”净利润齐降:国际油价惹的祸

  财报显示,中石油上半年盈利254.04亿元,同比下降62.7%;中石化上半年净利为244.27亿元,下滑22.3%;中海油上半年合并净利润147.3亿元,同比下滑56.1%。

  中石油和中石化在财报中把“罪魁祸首”统一归结为国际原油价格大跌。数据显示,国际油价在去年上半年依然在每桶100美元上下波动,但自去年年中开始,油价出现断崖式下跌。今年以来虽一度略有上升,但进入6月再度进入下跌通道。

  相比去年中期,国际油价跌幅接近55%,带动各项炼油产品价格同比大幅下跌。虽然半年报显示“三桶油”产油量和销量都有所增加,但油价的下跌完全抵消了数量增加的影响。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整个油气产业链条中,上游的勘探和生产实际上是“最赚钱”的环节,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产业链中受影响最大的还属上游。

  根据“三桶油”中期业绩报告,上半年中石油勘探与生产板块实现经营利润329亿元,同比降低近68%;中石化油气勘探开发业务实现经营亏损18亿元,同比减少收益301亿元;专注于油气上游开发生产的中海油上半年净利润则大幅下降逾五成。

  此外,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强调,相比起汽油产品的销量,柴油销售情况更“不行”。他认为这是“目前国内经济下行,生产领域的需求下降”所引起的。

  国研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赵昌文则表示,除了经济放缓导致能源绝对需求量减少意外,目前我国经济、产业结构处在转型调整期也是原因之一。“高耗能产业占比下降,对能源的需求也因此下降。”赵昌文说道。

  “四大行”净利增长放缓:息差收窄是主因

  被誉为盈利行业的“大哥大”——银行业也不景气,作为中国银行业重要“指向标”的四大银行上半年净利润增幅出现大幅度下降。中行实现税后利润949.86亿元,同比增长1.69%。建行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322亿元,同比增长0.97%。工行实现净利润为1494亿元,仅比上年同期增长0.7%。农行收获“最差成绩”,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45.64亿元,同比增长仅0.5%。

  中国四大银行自完成股份制改革以来,利润增幅多年保持两位数高增长。放眼2014年,四大银行全年净利润同比增幅还保持在5%至8%之间。

  时隔半年,中行、建行、工行、农行净利润增幅如今已降至“1%”左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甚至预测,明年年初将出现一大批银行利润增幅“由正转负”,“四大行首当其冲”。

  银行净利润增速如此下跌,连平提出,要把原因放在国内经济的大背景中分析,“银行的情况能反映各行各业的情况。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大,各行各业日子不好过,银行也受累”。

  赵昌文也认为“目前增速换挡期,对银行业产生了系统性影响”。赵昌文分析,利率市场化进一步放开后,也会影响银行净利润增幅,“银行存款利率上浮,而贷款利率在市场充分竞争下不但不增加还会下降,导致 ‘息差收窄’,影响银行收入。”

  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在年中业绩发布会也坦诚说央行连续五次降息目前对工行造成了270亿元的利润影响。

  四大行半年报中的另一个重要指标——不良贷款率正面临较大压力。“工农中建”上半年不良贷款率较去年末分别增长了0.23%、0.27%、 0.29%和1.42%。为了将不良贷款率维持在较为合理区间,赵昌平认为,银行不得不用利润“消化”部分不良资产,因此净利润增幅明显放缓。

  主动变革:“老大哥们”的疗伤良方

  大象起舞,面对客观外界困境和成长转型的烦恼,“三桶油”和“四大行”现阶段还能够做什么,应该如何应对呢?专家们也给出了各自的看法和建议。

  对于油气行业来说“现阶段只能不断想办法降低成本,”林伯强对新华网记者说道,“短期时间里‘三桶油’能做的不多。石油行业的转型升级是中长期的问题。”

  赵昌文具体描绘出油气行业中长期的变革方向,他认为目前石油产业链条正逐步开放。下游石油天然气销售领域已经向民营资本开放。“下一步改革的方向是逐步放开开放程度较低的上游生产炼化环节”,赵昌文说。

  而面对银行业利润增幅下降,赵昌文则坦言“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他表示,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银行利润率一直处于两位数水平,反观实体经济行业利润率则长期个位数,如此不平衡是不可持续的。实际上,银行利润增速下降有助于消除银行业对实体经济的攫取性。

  “银行业将要进一步深化改革,提高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效率,如此才能使得盈利水平维持在高位;还要注重风险管理,重视不良贷款率的增长,着力化解不良资产,防范金融风险”,赵昌文同时建议道。

  目前,油气行业和银行业的深化改革正在稳步向前推进。中石油总裁汪东进在半年业绩发布会上透露,国家能源局进行的油气体制总体改革方案制定工作目前正在征求意见、修改完善阶段。

  银行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也正悄然拉开帷幕。交通银行“混改”走在了最前沿,今年6月,《交通银行深化改革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准同意。方案包括率先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大型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机制、深化商业银行内部经营机制改革、实施商业银行经营模式的转型与创新,为其他银行深化改革、转型发展开辟道路。

  两位老大哥面对相似“痛点”,都作出了相似反应——改革。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变则通”都会是亘古不变的良方。

[责任编辑]
分享到